男神x你 你知道吗

这几天的一点故事

嘿,你知道吗?
轻轻巧巧的简讯,是你把深夜里的星星装进礼物盒,快递给我的希望,闪烁着渺小的光芒,微弱而诱人。“七月结束前这几天,你有什么计划吗?”似是而非的邀约是棉花糖,在机器里被高速旋转着,砂糖编织成了一匹烟罗纱,形塑成期待里的模样。

因为你的话,每天清晨看见手机前,总是要压下怦怦乱跳的心脏,划开的一瞬间屏息,是魔术师拉开笼子上鲜红盖布的众目所瞩,是白鸽吗?是鲜花吗?
空空如也。
手机的页面空空如也。

傻瓜,你在期待什么啊。

你无心的一句话,成为我一百零八小时内心头的牵挂,只是兜兜转转,看了多少聚散,梦里那句勇敢的话,还是没有变成珍珠,挂在我的脖子上。

呐,七月三十一号了,我还在等你。
我还...

点文 排球少年 男神x你 情书那点事情

 @suwabe  kisho 的点文


「请收下我的心意!」眼前俊秀的少年紧紧捏住一个信封,面颊涨到赤红,上面粉嫩的颜色让这封信的目的呼之欲出,你眯起眼睛仔细回忆男孩的身分:似乎是隔壁班的?跟你在同一个社团的样子。

你叹了一口气,正准备措辞拒绝的时候,他出现了……


日向
「欸~他是谁啊?跟你很熟吗?」少年额头上薄薄的一层汗水被阳光照得晶晶的,眨着那双茶色的、小鹿般的大眼睛看着你,自然地牵过你的手,掌心的高温与紧紧相贴的触感让你不禁晃了神。


「走吧!陪我去买肉包,练习完快饿死了~」日向拉着你向校门口走去,趁你没注意到的时候,他回头看着那个人,用尽全力模...

点文-500粉福利

占tag抱歉

来到500粉了
想想真的很不可思议
感谢一路支持到现在的所有人

点文范围请看tag
有特殊要求或想玩的梗请提出
想看BE请注明

最后以前的点文一定会产出,但要等我挤出时间⋯⋯(掩面而泣

鬼灯的冷彻 男神x你 我记得(下)

上一篇的连结
鬼灯的冷彻 男神x你 我记得(上)
期末真的快死了......


「亲爱的,我从来不曾忘记你」


白泽
你开始学着去忘记,跟他一样。
你扔掉了他曾经称赞你穿着好看的那几件裙子,你不再把他做给你的安神香囊带在身上,你把以前的一切通通抛开,隐去爱过的轮廓。
情到深处浓转淡,纸上的行楷被斗大的泪滴晕开,却又被强硬的柔皱了纸,可怜兮兮的躺在字纸篓裡。


从你不再搭理他的三天后起,你每天早上都会收到一束花。
有时候是清晨沾着露水的一隻桃枝,上头几朵含羞带怯的红蕊、有时候是一束硕大洁白的百合,淡淡的一抹鹅黄色在花瓣上扩散开来。有时候花束裡会夹带一张笺纸,薰着淡淡的中药...

排球少年 男神x你 校园18题3、4

3.上课笔记裡的秘密
你的笔记裡有个秘密:每一页的右下角,你都会写上菅原孝支的名字。
如果在笔记本用完以前,没有任何人发现,恋情就会成真,这是班上人口耳相传的方法。


「嗨,你的考卷」菅原走到你的桌边,敲敲桌角。「啊啊啊别看」在他的眼角瞥到你的笔记那瞬间,你慌忙的阖起书,抽出作业的练习卷塞给他。
菅原走了,在转身的时候,他偷偷摀起嘴角,笑了起来。


菅原孝支有个秘密:他的笔记裡每一页的右下角,都端端正正的写着你的名字。


4.爱心便当
杂誌上的便当长得很诱人,可爱的香肠小章鱼被装饰成嘟嘴的样子,玉子烧的海苔片变成粗眉毛装饰在面上。
你再看看自己准备的便当裡烧焦的芦笋捲,嗯,果然买家秀跟卖家秀永远...

跟大家请假一次(哭脸)
最近三次元事情太多,会晚一点更新
奉上在伦敦堆的可怜雪人照当祭品

就不占tag了

鬼灯的冷彻 男神x你 他们的土味情话

白泽
「你猜我跟唐僧有什麽地方不一样~?」「他秃顶你没有?」你实在不知道他今天又想干甚麽。「那是剃度不是秃顶,小笨蛋」白泽有些哭笑不得的轻轻弹了你的额头。


「唐僧取经,我娶妳~」
「……贫嘴,少不正经了」你努力压下心头那一点点怦然,故意板着脸。
甚麽土味情话,撩人撩的没半点防备。


尤其是他。


白泽笑了笑,他的手指滑过你的手背,搔痒的感觉让你心也跟着痒痒的。他把你的手轻轻一转,指尖抚过手心,像通了一束微小的电流,麻麻酥酥的。
「看姑娘手相,可知姑娘治家有方」
「鄙人馀生,愿闻其详。」


鬼灯
你看了看鬼灯手上的土味情话卷轴,不禁纳闷他到底从哪裡拿到这些东西的。
地域辅佐官甚麽时候要改名叫鬼撩...

鬼灯的冷彻 男神x你 我记得(上)

「如果有一天,我在你生命裡的痕迹被抹去,你是否还会记起那些曾经?」


白泽


从昏迷裡醒来的白泽是茫然的。
身边的女孩面带欣喜,却强压下喜色,递给他一杯水。白泽乾涩的喉咙在经过清水的润泽后总算恢復了几成作用,他把杯子还给她,轻轻地说出清醒后第一句话。


「你是谁?」


瓷杯摔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天青色的碎片弹到地砖裡的缝隙,伴随着紧接而来的哭泣声。

你看着面带桃花的那个男人,眼裡没有你熟悉的调侃般的笑意与宠溺,只有纯然的疑惑,与几乎看不出的一丝丝戒备,那样陌生,不復从前的亲密。


「你忘了我?」你用尽力气,从喉咙挤出一句话来,死死盯住他。
白泽想了想,摇摇头。

他忘了。
你那瞬间竟笑...

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家裡附近的草地,有一片蒲公英。




「如果闭着眼睛对着蒲公英许愿,吹一口气,愿望就可以成真」故事裡的女主角这样告诉她的青梅竹马。你慎重的挑选了一根最好看的、最饱满的蒲公英,在一片碧绿如茵的草地裡格外出挑,微风轻轻拂过,它轻轻颤动着,像烟花三月裡,晓风残月,堤岸边弱柳般的佳人。「我希望…」
许了甚麽愿望呢?你其实早忘了,你只记得那是小小的你,头一次那样虔诚的一心一意,虔诚的心无旁鹜。






后来,在你从小学毕业那年,你们家搬到了另一个小区,你趴在后座,看着那片蒲公英与你的距离渐行渐远,迷濛之中...

1 / 8

© 易安应笑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